品牌整合营销 / 平面设计 / 商业空间设计 / 活动策划 / 产品营销推广

CONTACT:18648915126
144

绿穹野。晚灯思。:

part 1  大理

在云南的第一天晚上,下起了很大的阵雨。躲在屋檐下面,雨珠成帘,在面前变型坠落,这莫名其妙的雨对这次的旅行心情还没产生任何影响,只是皱起眉头祈祷希望明天是一个晴天。
果然第二天,大晴,蓝天白云,碧海青山。问客栈的老板借了单车,缓缓地沿着苍山洱海骑行。看惯了繁华市井,心灵在这蓦然空荡荡,无所皈依,只觉得强烈的紫外线那么灼热地刺伤着肌肤,那一刻我知道,自己是真的到了这里,海拔2500米的地方。一路上和友人们走走停停,拍拍笑笑,时间在这里走得很缓慢,却不冗长。他们说洱海的中央是一个迷幻的世界。我想如果我把车子骑到洱海里,在那边的世界规则中,我可以在水面自由滑行。为了避免被人看出我是个疯子,我最终只是把这个荒诞的想法隐藏进洱海里一条银鱼的鱼鳞里。45公里,对于从来没有骑行经验的我来说,已经足够我津津乐道上好一阵子了。遇到了坑坑洼洼的石板小路,友人们开始抱怨被石板颠得屁股疼,于是我们都站了起来,云南清凉的夏风扑面而来,伴着淡淡的桂花香,在那条叫做环海西路的魔力大道上尽情释放自己的情绪,放佛回到了小时候的夏天,和童年玩伴在家乡绕着海边骑着单车说说笑笑的日子。

我们的旅程,正式的来说,是从洱海开始的。

从名字来看,我们依然是从海边出发的孩子。

客栈的老板是深圳人,曾经多次来大理放空,休憩,最后,他还是辞掉了喧闹都市的工作,在寂静的洱海边,开起了客栈,过起了悠闲自在自给自足的生活。他说,大城市呆久了,钱赚够了,没意思。在这边,自己和老婆精心经营着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天地,养一两条温顺的大狗,把年迈的父亲接过来养老,每天与不同的人相遇又分别,分享着每一个人的故事。

我们都羡慕地望着他,能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,真好。

后来我们与老板匆匆告别,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向古城出发。去搭车的路上,遇到了当地一位开小卡车的农民,他停下车不停地向我们说着什么,比划着什么,话语里浓重的口音以致我们没能明白他的意思。我们跟他大眼瞪小眼后,还是说了声谢谢,就接着往前走了。他先是愣了一下,随后摇摇头,无奈地走了。后来我们才懂,原来他是看我们几个拎着行李太累了,想让我们搭他的顺风车直接载我们去小路的尽头搭车。但是等我们领悟到他的意思时,好心的司机大哥已经走远了。

一路颠簸到了古城,听说第二天晚上是彝族最热闹的火把节,顿时路途上的疲累被扫去了一半,满心期待着盛大的到来。那天去到一家叫做偶寓的客栈,看到了一个安静的女生,有着黑亮的短发,和笑起来很好看的眼睛。她帮我们登记了入住,看到我们的身份证,感慨我们年级好小。我望着她笑:“你也不像是这里的员工啊。”她说她只是来做义工的,包吃包住一个月,工作三天休息一天。难怪那么静美,我想着。

我认为,会一个人跑来这种地方呆着的孩子一定是安静纯美的。

之后我们匆匆洗了澡,休息会儿,就出去找东西吃。随便吃了点小吃,大家决定去古城门口看看买点水果。到了古城门口,看到有小贩在卖各种各样的热带水果。他热情地推荐我们吃火把梨,大家也抱着尝试的心态买了些。

回客栈的路上,街道两旁的商铺开始往自家门口的大树上挂夜灯。树影在灯下摇曳,我们的影子忽明忽暗。和友人有一句每一句地搭着,夜晚十点半,体内的倦意竟然被唤醒了。回到客栈,友人却说一起玩UNO吧。于是那个半夜,我们五个人,躲在一间三人小房里,玩UNO玩到半夜。

第二天,不知为何,一大早就醒来了。挤着人山人海去看了古城,可能由于人太多,反而提不起兴致了,连拍照都疲倦。由于没了兴致,大家很快决定了下午五点去丽江的汽车票,在四点五十分时匆忙跑回客栈拿行李。司机一路上跟我们说火把节有多热闹,可是我们都已经不能在这里欣赏了。

大理最大的火把,就是在我们离开的那天夜晚8点,在我们买火把梨的水果小摊旁的古城入口处熊熊燃烧着,和一堆同样迸出烈火的小火把一起,可能,会照亮整个古城的天空。

司机说:“祝你们好运,若你们今晚到丽江不下雨,那儿也会有很漂亮的火把迎接你们的。”

在夜色渐入深沉的时光里,窗上已经萌上了一层冰冷的雾气。我和友人像小孩子一般淘气地在窗上写写画画,按着手掌印,累了玩不动了,就插上耳机交换着歌听。摇晃的车声和远处零零星星的火光渐渐模糊了我们的视线,远远的还听到了有一群人神圣而深情地唱着自己听不懂的歌。最后,在耳边传来Kurt Cobain的嘶吼伴随着烟花升空的欢愉悲壮时,我想,我和肩膀上的友人早已迷失在梦里的丽江。


©
COSMIC | Ray / Powered by LOFTER